【名师有约42】邓泽清:教学只为三千桃李

三尺讲台,三寸舌,三寸笔,三千桃李;十年树木,十载风,十载雨,十万栋梁。

谈到教学,就绝不能忽视理学院的邓泽清教授对华农的贡献。三次获得教学质量一等奖,1993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5-1997年度中央农业部管理学院优秀教师,1998年湖北省优秀教师,2004年以第二参与人的身份获得湖北省教学成果一等奖。即使退休,也依旧站在教学第一线。

“我是98年毕业的,邓教授先后教我们微积分、线性代数、线性规划。我感觉他的教学水平是我平身遇到的最好的老师。”这是一名学生对邓老师的高度评价。20多年的教学,他的学子数以万计;20多年,他将他的热血抛洒在华农这片质朴滚烫的热土。

 

   1.您是否会在闲暇之余回忆往事呢?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呢?

   人到了老,都会回忆以前自己,回忆最多的是整个读书的经历,我们读书所受的教育都是高水平的。从小学,到高中,甚至到大学,我们学得都很轻松。我是66届武汉二中的高中毕业生,1977年恢复高考,中间11年我没有受过学校的教育,邓小平恢复高考,就给我们一个读书的机会,当时不知道怎么填志愿,我第一志愿填的是清华自控系,第二志愿是北大数学系,第三志愿是华中理工大学(现在的华科)自控系。当时数学考了100分,理化考了79.5分。分数比清华分数线高出几十分,最终以华中农业大学最高分录进机械制造与设计专业。当时我很满足,因为11年没有读书,现在有个读书的机会,所以还是很珍惜的。由于11年的教育简短,造成当时师资非常缺乏,当时课堂教育水平相对来说是比较低下的,师资奇缺,当时国家就成立了师资班,我在华农学了一个学期就去了武汉测绘科技大学(现在的武汉大学),当时是全校第一名,副校长还专门查了资料,说道:“邓老师,你这成绩太了不起了,所有课程的平均成绩95分以上,很多数学课成绩都是一百分。”我是唯一一个学籍在华农,毕业证是武测的。从整个教育来看,我认为我是幸运的,尽管我们耽误了11年,7778级是全国公认的最厉害的大学生,这就证明了那个时候的教育应该是成功的。

 

   2.您在大学期间的兴趣爱好是什么?现在是否还在坚持?

   在大学的时候打排球,下象棋,下围棋,下午4点钟以后到体育场上,我们那时候都是30多岁的人了,到体育场上调剂一下自己,我们班在体育方面是相当厉害的,我们总是运动会的第一名。那时候我们不仅学得很轻松,玩得也很开心,业余生活很丰富,经常半夜起来看世界杯,现在有的时候也会半夜起来看世界杯。我的下棋水平是二级大师,由于现在教学方面的任务比较多,我现在唯一保留下来的就是下象棋。

 

   3.您认为华农的环境怎么样? 

华农的环境是很好的,依山傍水,我经常骑着车到南湖边上转转看别人钓鱼,原来的风景比现在还要好,那一年我的同学从德国回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带他来我们华农来看看,进去一看,一片梨花,桃花,太美了,那绝对比武大的樱花好看。那个同学也感叹不已。华农确实是一个学习的好地方,这里没有喧嚣,很适合学习和生活,那时候我们在南湖游泳,水清澈见底。所以说这里是学习的好地方,那就希望学生们把学习弄好。

 

   4.有的学生为了学好数学采取题海战术,您支持用题海战术这种方式去学习数学吗? 

   数学是对于理工类,经济类的学生来说是最最重要的学科,它除了传授的是这门课的知识,更重要的是告诉一种思维的方式。微积分是一门充满哲理的科学,所以学好微积分对于理工科,经济类的学生来说无疑是重要的。原来很多学科,包括古汉语也开微积分。恩格斯的例子当中很多都是以微积分为例的。哲学中的三大规律,其中说到质变量变,从近似到精确,就是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这个过程充满着哲理。我是不支持题海战术的,学数学要做数学,但是做数学并不是拿到题就去做,而是要通过做题去掌握一类题的解题方法,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举一反三,触类旁通。题目做多了固然好,但是如果达到了这个效果,做会一个题就相当于做10个题,甚至100个题,所以我不提倡完全埋头做题。

 

   5.您认为作为学生怎样才能学好数学呢? 

我在大学之所以考这么高的分数,我自己总结了几点。多思,就是多思考,学数学不动脑筋是不可能的。善理,善于整理,就是把知识系统化、条理化,这就是一个由厚到薄的过程。过电影,我这个人比较懒散,喜欢躺在床上,但是我拿着我总结的东西过电影,几百面的书我就把它们压缩在两三张纸上,像过电影一样将一本书的内容展现在眼前,这就是由薄到厚。还有就是勤练习。这几个方面,使我在考试之中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6.您是一位教学经验十分钟丰富的教师了,肯定积累了许多好的教学方法,那么,您认为作为教师,应该怎样教学才能让学生们学得更多,让课堂更加有效呢? 

   我们年轻老师经常进行讲课比赛,我就跟他们提了一些要求,数学该怎么讲。第一,图文并茂,数学上有个方法叫做数型结合,这是很重要的一种方法,型直观,将函数展示在我们面前。数就是解析式,它便于推理。第二,语言通俗,这就要求不要用数学语言去讲数学,要用自己的语言将数学展示给学生。以二重积分为例,有十字口决,投影找区间,穿刺找边界。还有许多口诀,都被引进了教材。我虽然退休了,但还是站在教育的第一线,这是解不开的师生情,一辈子都是在想着自己的学生,所以,我教的学生,考取研究生,硕士,博士的数以万计。我退休了,副院长说邓老师退休了再也没有那个时代。

 

   7.在您的眼里什么样学生算是会学习的学生? 

   会学习的学生,不一定是在学习上用的时间总长的学生,恰恰相反,关键是学习方法对路,不是耗时间,拼体力,而是拼大脑。掌握学习方法的学生才是会学习的学生。我之前教的林果菜专业的学生,数学对他们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学科,之前有一次我上课,还要谈业务,遇到下雨,不小心摔了一跤,手被摔断了,课不能上了,这些孩子就跑到我家里,要我给他们讲题,他们专业的学生最后在。学习很重要的一点不在乎你的基础有多差,而是看你的学风有多好。

 

   8.您从教20多年来,对于教师这个职业有没有什么感慨呢?您认为教师最重要的职责是什么?

  我最大的感慨就是我的学生,我最骄傲的就是我的学生,我亲自教过的考取博士硕士的学生数以万计,孔子贤人七十弟子三千。这是老师这一生最值得骄傲的,有好多都是重点大学的博导,老师特别为他们高兴,我想这是一个教师最成功的地方。教师最重要的职责就是教书育人,和其他职业不一样,它是培养人的一个职业,它的责任重大,一个产品坏了不要紧,可是一个人应该有很好发展的,结果他失去了这个发展的机会,那是就是老师的责任。我们老师要提供一切可发展的机会,接下来靠的是学生学习,打好基础,这样有机会才能抓的住。老师最高兴的是我的学生有好的发展,这比老师得奖心里都要高兴的多。

 

   9.您认为什么样的课堂形式比较好?互动形式的还是授课形式的? 

   老师一辈子就是粉笔黑板,老师认为教数学不仅仅是传授知识,更重要的是一种思维的演绎,教会学生怎样去思考问题比学这门课程的内容更加重要。可能所学的数学在今后的生活中用不到,但是它的思维方式会影响他一生。看网上美国的教学视频,他们的计算机技术虽然很发达,但是他们的数学教学都是粉笔黑板。我教的数学分析是公认的最难的课程。为了教好学生,我甚至是通宵备课,备到第二天天亮去上课。而我讲课的时候从来不看书,再难的东西也可以演绎出来。一个老师不对自己要求高一点能够教好学生吗?我主张的还是以授课的形式教学,特别是数学,沿袭了这么长时间的教学,国内国外最成功的教学方式,特别是数学,就是课堂讲授,效率高,效果好,没有第二种方法可以和它相比。

 

   10. 有好多学生上课的时候容易犯困,那么在当初那个年代学生上课会犯困吗? 

   当时的学生也会犯困,以数学系的学生为例,晚上关灯了在走廊上有灯的地方学习,学得晚了白天肯定会受一些影响。那现在的学生好多都不是学晚了,而是玩游戏,两个晚不一样。

 

   11. 您认为当今的学生和以前的学生比有没有什么区别?

   我们经历的时代不同,7778级是全国公认的学风最好的年代,当时的我们11年没有接受学校的教育,大家都珍惜学习的机会。我们对老师很尊重,都会到堂听课,有的老师讲不清楚,我们就在课下自己学习。一方面表示的是对老师的尊重,一方面我们要珍惜这个时光,我们绝大多数都是自学的。那是教育水平确实很低,不像现在,年轻老师讲课都很厉害。除了教学,现在的学生活动比较多,把最主要的东西冲淡了。

 

新闻动态

Copyright  ©2015  华中农业大学   All Right Reserved,设计:HIFA-设计系    制作:现代教育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