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之龙:满园桃李的“栽培设计师”

   (图|文 研究生院通讯员张楠 毛小康)“5+2”与“8+2”的工作模式,“3篇SCI论文”与“100%就业”的培养成果,“岗位科学家”“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国务院特殊津贴”等称号或荣誉,这些是别之龙教授简介中所提到的“干货”。这些“干货”,对应着他在科研以及产业中的贡献和对研究生教育工作的付出,无一不带着厚重的分量。

工作“迫不得已”成了兴趣

   学生们私底下感慨:别老师的工作日是5+2,工作时是8+2。当问到怎么坚持这样高强度的工作模式时,他用两个词回答:责任心、兴趣。

科研项目、教学、产业上的推广应用,产学研相关的事情多起来,责任心要求必须加班来完成任务。“加班”就得占用“兴趣”的时间,久而久之,“加班”就取代了“兴趣”的位置,甚至成为了兴趣。而工作中的“加班”之所以能够变成兴趣,是因为别老师对科研本身是有热情和兴趣的。

   别老师以前的兴趣是看电影和登山,但是现在,忙于科研教学和产业推广的事情,他不得不牺牲自己的兴趣,甚至说,已经把工作当成了兴趣。

荣誉和名誉:只想为产业有所贡献

   头衔、荣誉和别对产业的贡献是相辅相成的,仅仅在2014年,别老师就获得了“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的荣誉称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入选武汉市黄鹤英才(农业)计划。而在这一年,他去过很多培育基地做指导:黑龙江大庆、海南省文昌、安徽省合肥市、宁夏银川、江苏盐城,还因为产学研作出了贡献而在海南三亚接受过央视七台的采访。“我很喜欢把自己的成果推广应用到产业,使大家都能应用我们的成果,把它们转化为生产力。”当很多人抱怨出差舟车劳顿时,对别老师来说,出差已经算是他的“休息”了。别老师所获得的荣誉,都是他对产学研所做贡献的一种认可。

   “我希望我们不仅能将成果写成论文,更希望将成果写在大地上。成果能运用在生产中,就是我们自豪感和荣誉感的来源。”自然学科的老师大都是这样去实践的,别老师并不看重这些外在的头衔,而是看重能否为产业做出实际的贡献。

一门之隔:与学生之间的距离

   采访时,好客的别老师要给我倒水,但是发现没有杯子,便打开办公室一侧的门,让他的学生拿几个杯子过来。别老师的办公室和学生的自习室,就是一门之隔。而他们的关系,也仅有一门之隔的距离。

   研究生与导师的关系是一种微妙的平衡,关系太密切或者有距离可能更难达到培养目标。而别老师则在生活中关心、在学术和科研中严格要求他的学生。他的学生多多少少都有点“怕”他,那是对他的尊敬和崇拜。

   别老师与学生联系的比较多,即使是出差也会通过电话或QQ及时关注学生的生活和科研情况。为了让研究生提前融入科研团队,别老师会主动与他们联系,安排他们实习或者进入实验室学习。在保送的研究生中,有一个海南大学的大四学生,别老师安排他去海南的一个单位实习,以提前进入团队的项目。对于本校保研的,别老师也会跟他们讨论未来的培养计划,告诉他们看什么文献、做什么准备和对将来的规划。他总是提前和学生联系,从保送那一刻,学生就进入了团队的培养环节。他要求新生提前入校,熟悉实验室,尽早适应。实验室每周一次seminar,学生们有时候不让别老师参加,他反而觉得这样很好,“我在的话他们会拘束,我不在他们讨论就更自由,讨论完把成果汇报给我就可以了”。

因材施教:激发每一位学生的潜能

   对学生的培养,别老师认为要因材施教“不能用同一个尺度去要求所有的同学。他们的兴趣爱好和做事方法都不一样,我们可以抓住每个学生的特点,发现他们的优点和缺点,并帮助他们发挥自己的长处。”多方面能力的培养也很重要,他秉承智商和情商并重。他要求所有博士研究生参与科研项目申请和结题材料的撰写和整理工作,而实验室的财务、仪器设备、药品采购、基地管理等事务也均由研究生负责;邀请学术界转接交流,举办国际会议和国内会议,也放手让学生们去安排和接待。这些锻炼的效果是明显的,实验室培养的所有博士毕业生均在本领域国际权威期刊发表SCI论文2-3篇,实验室成员的组织协调能力和团队精神也得到了很好的培养。别老师选择学生,很看重他们的兴趣以及对未来的规划。

   在生活上,别老师也同样关心学生。有的研究生在读研期间遭遇家庭变故,想放弃读研而去求职养家。别老师知道后就经常进行开导,鼓励其继续读研,并且在经济上提供帮助。

学生取得成绩:比自己取得成绩还要高兴

   2002年实验室成立至今,13年培养了41位硕博士研究生。朱进博士是我国第一位设施园艺学博士,现在已经是长江大学的教授;杨小峰博士现为海南省三亚市南繁科学技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别老师的学生大都在工作上取得了较好的成绩,而他们在工作上取得成绩都会第一时间跟别老师汇报和分享,结婚生子也会跟导师报喜。“他们毕业以后,我们的关系还在延伸。因为研究生培养是一个终生的过程,并不只是这三年。学生取得成绩,我觉得比自己取得成绩还要高兴。他们发表论文、获得奖学金,都是很值得祝贺的事情。”

   正如学生眼中的他——“勤奋、敬业”,别老师从年初忙到年末,从校内忙到校外,天南海北,在总有他的身影。他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设施园艺领域的科技研发和技术推广上,真正是“把成果写在大地上”。

   相关链接:别之龙,园艺林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被评为“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获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入选湖北省杰青、武汉市学科带头人、武汉市黄鹤英才(农业)计划。

典型案例

Copyright  ©2015  华中农业大学   All Right Reserved,设计:HIFA-设计系    制作:现代教育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