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剑:忙碌的“书袋子”

  身材微胖,穿着黑色外套,戴一顶鸭舌帽,架一副眼镜,其貌不扬,这是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工商管理系主任孙剑老师给人的第一印象。走近孙剑,会发现眼镜片后面的他,目光深邃,和人交谈亲切温和,言谈举止尽显学者风范。孙剑爱书,爱读书,希望所有学生都能成为爱读书、有思想的文化人。他也被爱他的人亲切的称呼为“书袋子”。

  课堂上:不拘一格话家常

  “同学们过一会儿觉得热了就把外套脱了,不然出了汗去室外很容易感冒。”离上课还有10多分钟,孙剑老师给同学们开完空调,走下讲台和大家聊起天来,“咱班几个团队申请了SRF?开始做了吗?做的过程中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嘛,咱们一起探讨探讨……”

  2013级工商管理班梁皖琪说,孙剑老师很喜欢和学生交流,“他很关心同学们,常常嘘寒问暖。我们偷偷叫他‘书袋子’,他除了自己读很多书、知识渊博外,还常跟我们说要多读书,像在到处劝人读书一样。”“孙老师讲课时联系实际,博古通今,又风趣,很注意和大家互动,上课就像话家常,再难的问题,经他一解释就变得好懂了。”

  这节课是市场营销学,讲到“品牌资产”产生的原因和作用时,孙剑结合SRF的研究方法,告诉同学们“因果关系要有理论推导假设,不能单靠数据关联性确定因果关系,数据对假设只是检验作用”,有同学面带困惑。孙剑马上举例: “一个人没有结婚,没有生过孩子,这是理论推导,但现在有一个数据显示有一个小孩的基因跟他的有关系,那也不能说孩子就是他的嘛!”课堂顿时笑声一片,大家欢乐中就理解了这个知识点。讲到“品牌资产会在使用中增值”,孙剑又举例“调侃”知名教师和一般教师作同样水平的报告,但前者收入远远高于后者——这就是“品牌增值效应”,大家又很快理解了这个知识点。

  新生专业导论课中,孙剑用讲故事的方式告诉不同专业的同学如何正确认识本专业。“做研究就像瞎子摸象,其实瞎子摸一个东西,会摸完整,不可能只摸局部,如果6个瞎子分别从大象的牙,鼻子,背、尾巴、耳朵、腿等部位开始把大象完整地摸一遍,那么6个瞎子可能得出大象的结论是非常相似的,而不是6种差异很大的结论。”孙老师类比道,“‘三农’问题的研究,涉及哲学、历史学、经济学、社会学、管理学等不同学科或专业,如同6个瞎子摸大象,可从多视角研究同一个问题,分析理论、分析方法有差异,但结果殊途同归。因此,学科和专业没有好坏,只有差异,我们更不能有学科或专业的偏见。”孙剑倡导同学们以本学科专业知识为中心,把其他学科专业知识作为知识来源丰富本学科专业理论与方法,实现“滚雪团”式学习。

  “我讲课不局限于教案,会根据学生在课堂上反映进行调整。” 孙剑讲课一般以PPT为主线,基于自己对知识点的理解,或联系社会实际,或拓展延伸,涉及到不同的领域就产生不同的深度。孙剑认为,灵活的授课方式有两方面作用,“一是随时把课本上的理论和实际的社会经济现象联系起来,让学生们易于理解;二是引发一部分学生有更加深入的思考,使他们有所触动,课下就会去钻研,这样也会为他们将来做研究打下基础。”

  孙剑表示,比起课堂上的知识传授,潜移默化地“育人”更重要,“培养大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是教学中最应该注重的,这也是我教学中的宗旨。”

  课堂下:忙碌之中见关爱

  谈起平时工作,孙剑坦言自己比较忙,“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作为工商管理系主任,孙剑虽然忙,在师生们眼中是一个体贴的“暖男”。“孙老师为人豪爽豁达,不拘小节,平易近人,又很关心年轻老师。”同在工商管理系的李艳军教授说。孙剑办公室的研究生负责人徐彦说:“除日常教学任务,一些服务工作、科研方面的工作也很多,孙老师的日程安排得满。不管多忙,孙老师都会认真指导本科生的实践创新活动。周一和周三会来办公室和我们交流科学研究进度,其他空闲时间也来。”

  在孙剑办公室外,就听到里面发出的阵阵笑声。走进去,就看到墙上挂着一块白板,上面罗列着一列数字和名字。研究生说,这些是孙老师给他们布置的任务和截止时间,大家用这种简单有效的方法来保证研究进度。

  丁新新读本科时修过孙剑老师的课,对当年孙老师的课堂记忆犹新。“孙老师那个时候用恋人之间的关系来类比顾客忠诚度和顾客满意度,我现在还记得那种生动的授课风格。”她笑说:“现在跟着他做研究,他也很照顾我们。有一个师姐现在还单身,孙老师就经常催着她找男朋友。”

  “孙老师对我们的科研和论文要求很严谨,但在生活里是一个很细心的人,我们一起出去做调研,他甚至会帮我们备好药品和生活用品。”马玉申常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孙老师和我父亲年龄一样大,我感觉在学习之外他又有一种亲切的感染力,让我们对他有种敬重。”

  除了孙剑带的研究生外,本科生中有不少申报SRF项目的同学遇到问题也会来找他咨询,其中不乏经管院以外的同学。“因为有规定,我不能做超过三个团队的导师,但同学们既然找到我,问我问题,我就应该尽力解决,因为我是老师嘛。”孙剑肯定了这些同学的创新精神和独到思维,同时也指出,本科生因为专业知识不够扎实,研究的方向和问题不够明确,显得稚嫩,这些都需要老师来把握、鼓励和启发。

  工商班上有同学纠结自己要不要读研,找孙剑咨询。孙剑分析了他的个人情况后,建议他读研,“一是读研能提高学历层次,二是培养独立思维能力,三是形成良好的专业素养,这三点,在本科阶段很难完全得到,至少不能全面得到。而现在竞争激烈,读研不论在哪个方面都可以提高自己的实力,使将来就业更具竞争力。”孙剑告诉他,其实读研究生就是多读书,多读经典,与古今大家在书中交流,在读书中研究,在研究中读书,也乐在书中。

  书单里:腹有诗书求无涯

  “孙老师特别鼓励我们读书,只要我们说买书,不管是哪一个领域的书,都会给我们支持,甚至会帮我们买。”马玉申说。

  “大学是学习的最好时光。和我们当年比,现在的大学生更聪明,学习能力更强,更容易接受新知识,也更注重个性化的发展。但有一个明显缺点,就是缺乏‘板凳甘坐十年冷’的精神,有点浮躁,有点缺乏耐心。”孙剑认为,大学生们忙于考各种证书,学习之前先问“学这个有没有用”,这是大学生忘了本职的表现,着实令人担忧。

  为鼓励同学们多读书,孙剑为学生开列长长的书单,管理学、经济学、历史学、哲学和方法论等经典著作均在其中,管理学、市场营销学、组织行为学和人力资源管理,不同课程的书单各有差异。“每门课程都至少指定10篇经典文献,统一要求在课外读,并做读书笔记,老师检查,并记入平时成绩。”孙剑介绍,“我平时读专业前沿书,大多与研究方向一致,其实我也喜欢读其他书,哲学类、文学类也有涉及。”

  “社会并不缺少有技能的人,缺少有思想的人。”孙剑认为,读书让人有思想,以专业书籍为主线进行拓展式的大量读书,是大学生自我发展的当务之急,“读书要以自己的专业为芯 “滚雪团”,首先要读通本专业的理论和方法书,在这个芯的基础上,关联性地读各专业的书,这样就以自己的专业为‘芯’,把所有其他专业滚成有机的一大雪团。一个有学问的人正如雪团,滚多大不仅在于雪团的芯,更在于多少雪, 专业并不是限制学问诞生的因素,要看你拥有多少专业相关的知识。”

  “当然,读书要有重心地读,低效率地眉毛胡子一把抓,是滚不好雪团的。”孙剑说,现在利用读书的机会打好基础,以后为社会做贡献时才不会有心无力。“大学里的学习,三分之一在课堂,三分之二在读书自学,但很多人都舍本逐末了。”

  孙剑反对社会上的“读书无用论”。“读书无用论的产生,一方面因为社会上极少数未读书的人获得偶然的成功,被过度放大,混淆了视听,另一方面现在学习的理论知识与实际联系不够、不紧,在没有长期经典知识的帮助下,很少有人能恰到好处地解释社会的经济现象。”孙剑分析。“很多人认为理论和实践是分开的,但其实所有我们现在学习的理论知识,无不是前人实践得出的结果,经过多年的积淀存留下的精华。”孙剑希望同学们能静下心来读好书,成立读书小组,“思想经过碰撞才能产生火花。”他也希望大家能定期进行读后感交流。“我生有涯而知无涯。”他说,求知的道路并不平坦,也没有终点站。尽管教学、科研、行政任务繁重,孙剑不会轻易拒绝任何和同学们的交流机会,“等会儿还会有一个张之洞班的学生来找我谈谈专业选择上的困惑。”

典型案例

Copyright  ©2015  华中农业大学   All Right Reserved,设计:HIFA-设计系    制作:现代教育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