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进:13年,用100%的热情对待每个学生

  13年来,他最遗憾的是没有完整带过一届学生,最困难的是在情与法之间纠结,最害怕的是深夜接到电话,最骄傲的是学生遍布全国甚至世界各地,最自豪的是看到学生比自己强,他最大的幸福是始终与年轻的学生打交道,最大的财富是一届又一届的学生。

  13年来,他累计带了8000多名学生,手机里保存了2000多个学生的电话号码,QQ里有1000多个学生加为好友,微信朋友圈里的学生也在与日俱增。不少毕业的学生对他说,“想起母校的事情首先想起的就是您。”

  13年来,对他主要负责的年级和专业,每一名学生的姓名、籍贯、爱好、特长他都了然于胸,他与学生“同吃同住”长达9年,直至成家生小孩后才搬离学生宿舍。

  他就是我校经管学院副处级辅导员、讲师刘进,先后多次获得华中农业大学“优秀共产党员”“优秀辅导员”等荣誉称号,2009年,入围全国高校辅导员年度人物200强;2011年,当选湖北省高校十佳辅导员,被省总工会授予“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章”。

  “即使做一辈子辅导员,我也愿意”

  13年前,大学毕业的刘进歪打正着地留校做了一名辅导员。于是,一腔热血的青春之约在刘进和华农之间结下了。

  刚开始工作,刘进对辅导员的概念很模糊,“辅导员”于他只是一个称呼。他并不知道辅导员要做什么,应该做什么,将来可以做什么。但有两点刘进很确定:他喜欢高校的环境,喜欢与充满活力的大学生打交道。

03年在荟五宿舍

2003年在荟五宿舍

  很快地,还处在“适应期”的刘进便遇到了他告别学生时代之后必须迈过的第一道坎儿。文法学院1999级一名学生因为自身患有疾病在校意外死亡,事发后,他跟着几个老辅导员忙前忙后,陪着学生家长处理后事。夜深人静之时,当他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学生父母悲痛欲绝的哭声,禁不住感同身受。突然之间,他意识到:每一个学生背后都牵动着一个家庭的幸福和社会的神经,辅导员责任重大。

  那年的招生宣传,暑期社会实践、迎新,当一批新生走进校园,成为他的第一批学生时,一种为人师的喜悦感和前所未有的使命感在刘进心头冉冉升起。他每天与学生“同吃同住”,忙完工作后就一头扎进学生宿舍,把跟学生聊天当做自己的业余生活。从对军训学生的呵护备至到与作弊学生的彻夜谈心,从一名学长身份转变为老师,他开始按照自己的方式扮演好这一角色。

04年带队暑期三下乡

2004年带队暑期“三下乡”

  辅导员的工作繁杂而琐碎,从新生入学到毕业生就业,从课堂到宿舍,从卫生检查到安全巡视,从经济资助到心理健康,从个别思想工作到学生骨干培养,从早到晚“两眼一睁,忙到熄灯”。

  “刘老师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大三时,他无意中发现我的被套坏了没钱换,就想方法帮我弄了一套新的。”2004级学生、现为我校农业经济管理专业的宋长鸣老师,一提到刘进老师,首先就想到了这件在刘进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10年后,他们的关系从师生变为同事,但在宋长鸣的心里,“刘老师永远是我的老师,不管以前、现在还是将来。”

  “刘老师是我在华农认识的第一个老师,我也是他的第一届学生。”2002级博士李万君说,刚入学,刘老师了解到他家境困难后,通过勤工助学岗位和贫困生补助帮他完成大学学业。由于他身体不好,在他去山区支教和美国留学期间,刘进都格外关注他,总是问他瘦了还是胖了。2013年得知他的父亲去世后,刘进在宽慰他的同时,还帮他申请经济资助,让他继续完成美国的学业。

  刘进的辅导员角色一扮演就是13年。日复一日,丝毫没有消磨掉他的工作激情,仍执著地固守着辅导员岗位。很多人,包括他的学生也会问他:“长时间从事同一项工作,每天还那么辛苦,你不厌倦吗?”刘进总是笑着说:“我很享受我的工作,我热爱我的职业,也热爱着这些学生和这所校园,即使让我做一辈子辅导员,我也心甘情愿。”

  “我把每个学生当弟弟妹妹来关爱”

  刘进常说,“每个学生对我来说可能只有千分之一,但是对于家长来说却是百分之百。在他们远离父母的时候,我就是他们最亲的人,我要像关爱弟弟妹妹一样关爱他们。”

  2013年清明小长假过后,经管学院大三学生李成(化名)没有按时返校,学院辅导员以及学生全力搜寻线索,与李成父母取得联系后,得出李成陷入传销组织的判断。

  从“出事”的那一刻开始,刘进的心就随着案情发展而悬着,神经时刻紧绷着,不敢有任何放松。他深深地明白,学生的生命安全至高无上。4月13日上午,刘进和另一名辅导员严文高踏上了前往事发地邵阳的火车。

  到达目的地后,刘进立即与当地警方接洽,商谈相关搜救事宜。办案人员表示一定会重视此案,同时建议大家前去大致定位地点碰碰运气。

  连续两天,人生地不熟的刘进一行,边问路边打听,他们用怀疑的目光审视着每一幢房屋。他们不顾个人安危,守候在疑点区域观察,但还是一无所获。“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要找到你。”当时刘进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最后,当地警方一举捣毁了传销窝点。16日深夜12点左右,当蓬头垢面的李成出现在他父亲和刘进面前时,李成的父亲激动得潸然泪下,不停地向刘进等人道谢。

  10天的担心焦虑,千余里的奔波劳顿,数天的搜寻蹲点,从茫然无措到柳暗花明,从步步惊心到化险为夷。见到李成的那一刻,刘进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心情。他说过,“我把每个学生当做弟弟妹妹来关爱。”他没有食言,每个学生都是他的“心头肉”,他是学生的“守护神”。

09年与学生一起参加素质拓展
2009年与学生一起参加素质拓展 

  刘进说,“辅导员每天都仿佛坐在火山口上,还是一座活火山,说不清火山会在哪一刻爆发。就像一只鞋掉下来,等待第二只落下来的心情,心里始终是悬着的。最害怕的声音就是深夜电话响起的声音。”可是,越是害怕,越是逃不掉。

  “刘老师,不好了!黄琴(化名)从床上摔下来,现正在送往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的路上!”2012年2月20日深夜12点,梦乡中的刘进被突然响起的电话声惊醒,他急匆匆起床赶往医院。

  黄琴是刘进带过的一名女学生,该生成绩优异、乐于助人,但是因自身性格和家庭的原因,导致长期抑郁绝望而变得悲观厌世。

  从2011年国庆前夕至2012年6月毕业前夕,刘进和同事们多次带黄琴去心理健康教育中心做咨询,亲自陪伴左右;以锻炼能力为由,让她到学院学生工作办公室做助管,便于把她放在身边关注她;醉酒摔倒受伤后,及时送到医院并安排人员照料;在她想要轻生时,派人时时刻刻看护她。一次次地畅谈,一回回地倾诉,一遍遍地拯救,终于把这名女生从死亡的边缘拽了回来,叩开了她的心扉,让阳光照了进去。而这场旷日持久的生命救赎历时8个多月。

08年参加暑期社会实践合影
师生共同参加暑期社会实践

  2012年7月,正在安排暑假留校工作的刘进收到一封信,他展开信,娟秀的字迹映入眼帘:

  “尊敬的刘老师:您好,是不是很意外?现在我正在公司的培训基地里给您写信,现在我跟其他人一样,我的生活有了新的信心、方向和动力。学生黄琴。”

  “教育学生首先要贴近学生”

  “亲其师才能信其道”。刘进一直有一个教育理念:“教育学生首先要贴近学生”。如何运用学生喜闻乐见的形式和途径开展思想政治工作,如何融入到学生的话语体系中实施思想引领,他一直在思索。

  微博是当今最流行的网络传播平台之一。在网络中陪伴长大的90后大学生,微博已成为他们获取信息、表达自我、传播思想的网络传播平台。如何提高大学生党建工作的感召力和影响力,刘进大胆试水。

  2010年11月2日,在院领导的支持和刘进等人的努力下,经管学院携手新浪打造了全国高校首个“红色微博”——华中农业大学红色微博。借助微博平台,将红色精神与新时代青年学子自身特点相结合,将党建与思想政治教育从“有形”拓展到“无形”,跟上“微时代”的步伐。

12年红色微博工作室开会
2012年红色微博工作室开会

  “红色微博”上线以后,刘进和他的小伙伴们组织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团队和工作室,不断调整内容和形式,开设“党史上的今天”“红色影音”“环球视野”“书香校园”等版块,“红色微博”在传播党史知识、引导时政关注、扩大典型宣传、营造读书氛围等方面发挥了积极而不可替代的作用。

  “红色微博”上线后,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和主流媒体的聚焦。2010年11月2日,新浪副总裁兼新浪无线总经理王高飞亲临上线仪式;2011年4月7日,湖北省委常委张昌尔作出批示:华中农业大学党建工作“红色微博”的经验很好,针对性、吸引力强,要求湖北省高校工委及时予以总结推广。

  一年后,“红色微博”因其典型意义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媒体的纷纷聚焦。《光明日报》以《80、90后的红色微博》为题进行了长篇跟踪报道,《半月谈》、《党员生活》、《湖北日报》、新华网、人民网、中青在线等全国多家媒体纷纷将其作为重大典型宣传。

  “高校思政教育工作的核心是服务学生成长成才,而‘红色微博’利用自身影响在学生的日常生活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时任校党委组织部部长孙骥说道。

  而在工商管理专业学生李庆眼里,“红色微博”则是浮躁社会中能让大学生的心静下来的地方,是一个精神的家园,是一个指路的明灯,更是“网络思政”的重要平台。如今,“红色微博”有大量粉丝,在服务学生成长成才等方面成效显著。

  经济学1101班学生万娟娟是红色微博的第四任负责人,之前她的大学生活很普通,爱美、爱逛街、爱刷微博,从关注红色微博到成为一名活跃粉丝,她参与和见证着红色微博的发展,也被红色微博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从学生工作的局外人到红色微博的负责人,她的大学生活也随之改变。她开始有目标、开始认识更多优秀的同龄人、开始积极地参加各种活动和比赛。暑假组织社会实践团队前往贵州支教,参加创新创业比赛成果丰硕,先后获2014楚天青年大学生创业大赛一等奖,“创青春”全国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湖北省金奖、全国银奖。

  “我们下一步就是将微信和微博两者结合起来,使两者相互融合,相互推动,最终形成红色新媒体的系列和阵营。”刘进说。

  “我最大的财富就是我的学生”

  2013年6月9日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做客经管学院,以“史上最难就业季”的话题为切入点,鼓励同学们直面困惑与迷茫,怀揣对中国梦的憧憬与期待。也正是这次座谈会,亲亲果园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

  亲亲果园创始人胡勇是我校2012届农林经济管理专业的毕业生,大三开始摆地摊做生意,大四与几名老乡同学开始创业。通过胡勇的QQ空间,刘进分享了他在创业过程中的艰辛和执着、困惑与梦想,也一直默默支持他,并尽力去帮助他。

  座谈会上亲亲果园的创业经历得到了李鸿忠的充分肯定,也受到了教育厅和学校的高度关注,获得10万元的资金扶持。亲亲果园受到了楚天都市报、环球时报、CCTV、江苏卫视等多家媒体的追踪报道,在收获知名度的同时,亲亲果园也获得了许多商业合作机会。目前,亲亲果园已陆续开了25家直营和加盟店。  

第14家分店开张(右二为胡勇)
亲亲果园第14家分店开张(右二为胡勇)  

  2013届毕业生、亲亲果园的创业人之一刘馨说,她打小就爱做生意,毕业后忙于创业很少跟大家联系。李鸿忠书记来学校的事情她毫不知情,刘进特意打电话让她回学校参加。在座谈会之前,刘进还教她如何着装,让她准备在会上发言,找机会跟书记聊创业故事,这让她受益匪浅,“能跟省委书记面对面交流创业故事,得益于刘老师的帮助,他不仅是经管学院的贵人,也是我的贵人,更是创业大学生的贵人。”

  近年来,刘进一直关注大学生的创业教育,尽其所能地为有创业梦想的大学生提供平台和空间。他创办创业沙龙——“创业进距离”,邀请创业路上的校友回校交流,搭起创业校友和在校学子之间的桥梁。他的学生遍布全国各地,每到一个城市,他都为有创业梦想的学子牵线搭桥。他说,“我最大的财富就是我的学生,他们给我带来滚动的教育资源,比邀请专家的成本低,又毫无保留地传授经验。”

  “我代表的不是我自己,而是整个辅导员群体”

  伴随着辅导员职业的发展,刘进在渐渐成长,刚开始工作的他,或许只知道听从领导和前辈辅导员的安排,不会去主动创造性地开展工作,经过一路磨炼到现在,他更多开始思考辅导员这个职业本身了。他说,“辅导员这份工作,没有多巧,关键是看你付出多少。”

  在我校一线辅导员中,刘进的工龄最长。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开始有了更多的担忧,他害怕自己跟一群90后产生代沟,虽然经验丰富了,但难免会产生思维定势,难以适应变化了的需求。他总会在挽救“问题”学生失败后,陷入深深的自责,“是我工作没做好”。  

10年团队合影2
2010年团队合影  

  这些年来,刘进先后参加了二级心理咨询师、国际生涯教练,学习专业的心理辅导和职业规划等知识,及时给自己“充电”。2012年,参加全国高校优秀学生工作者出国研修计划赴美学习。与此同时,他不再只是埋头工作,开始学会“看路”。他更加注重思考,经常写总结,近年来发表论文6篇,参与编写《我们这一届》系列丛书、《大学生团课培训课程》、《赢在大学第一季——新生职业生涯与大学生生涯规划》、《基层就业,写就青春——讲述华中农业大学毕业生基层就业的故事》、《大学生职业发展就业指导》等书籍。

  在努力提升自我的同时,刘进逐渐成为新进辅导员成功道路上的“铺路石”。入职之初,许多年轻辅导员对学生、对工作都不熟悉,刘进作为“导师”,总是及时提醒他们尽快熟悉学校、学院和学生的情况,不辞辛劳找来很多学校学院工作规章制度、工作手册、总结汇编等材料让他们学习,并分享学生活动策划书、活动方案怎么写,如何跟学生聊天谈心、怎样跟学生家长沟通,事无巨细,面面俱到。

  在年轻辅导员眼中,刘进是“主心骨”。每次有拿不准、断不明的情况时,他总能以深入全面的分析让情况明朗;刘进也如同“百宝箱”,每次跟他请教和学习都有新的体会收获。他经常把自己在网上看到的跟学生工作有关的案例、国家相关的文件政策转发到辅导员工作交流群里,每学期带着他们做研讨交流,他们也都开心地把这个交流时刻称作“刘老师开讲啦”。  

14年走访广州CVTE
典型案例

Copyright  ©2015  华中农业大学   All Right Reserved,设计:HIFA-设计系    制作:现代教育技术中心